女快遞員遭投訴下跪有反轉?這里頭還有芒果的事?

一顆芒果引發快遞糾紛,是惡意投訴還是正常維權仍待進一步調查

女快遞員下跪有反轉?最該受譴責的是快遞公司啊

基于行業用工人員高流動性和加盟制的特點,快遞總部對基層網點缺乏精細化管理,僅僅通過簡單粗暴的罰款來起到警示作用。“以罰代管”成為部分快遞企業的通病。

這兩天,一個芒果引發的糾紛正在網絡迅速發酵。

上個月,山東廣饒圓通網點一位女快遞員聶某配送芒果時少了一個,客戶張某表示不再接受圓通快遞的服務。為了賠償客戶,聶某提出“少多少個補多少個”,但對方表示芒果是越南進口的,當地根本買不到,因此拒絕了聶女士。隨后,聶某提出以兩到三倍的價格賠償仍遭拒絕。后來,聶某從網上購買了一箱芒果并以郵政快遞的名義送給了客戶,客戶得知后接受了芒果,然而仍然4次投訴聶某,導致圓通公司扣除了聶某兩千元的工資。

這件事到這里還只是普通的社會新聞,真正讓網友們興奮起來的,則是當地派出所民警出警后所表現出來的正義感。

6月10日晚,由于擔心客戶再次投訴會被開除,聶某騎著電動車來到客戶家中請求原諒。但客戶卻認為聶某的行為給自己的生活帶來了不良影響,隨后再次向圓通投訴還撥打了110報警,稱有人在家中鬧事。

民警王海港到現場后,發現聶某在門口哭泣。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后,這位民警為快遞員開具了一紙證明,不僅硬核,而且充滿正義感。

在這張證明中,王海港不僅講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,還向圓通公司提出三點建議,也正是因為這三點建議,王海港一下子成了網紅。

王海港建議圓通快遞:

一、對這種犧牲公司員工尊嚴換取的所謂惡意投訴的“諒解”,不要也罷!建議將張某某及其家人列入公司服務永久性黑名單;

二、退還聶女士因遭受惡意投訴被扣除的2000元工資;

三、對聶女士這種寧肯犧牲個人尊嚴也要維護公司聲譽的優秀員工,應當樹立榜樣和典型,給予表揚和獎勵,并加以重點培養。

證明最后還寫道:“以德報怨,則何以報德?維護社會公平正義,倡樹社會正能量,是我們共同的責任!”

隨后,圓通總部回應表示:“我們既對客戶負責,也對員工負責,堅決抵制惡意投訴,絕不讓業務員流汗又流淚。”

而在《齊魯晚報》對張某的采訪中,我們又拼湊得到了更多的信息。

張某表示他的母親在網上參加活動得到了大約四個芒果,但去網點取快遞時發現箱子已經被打開,而且芒果少了一個,于是他進行了第一個投訴;后來網點答應賠償一箱芒果,他也同意了,但是因為此前網上買花也是圓通送的,把花弄壞了,因此他對圓通的服務質量感到不滿,要求用其他快遞服務郵寄。過了幾天他收到了“中國郵政”的快遞包裹但核實后發現這并不是郵政發出的快遞,他感到自己被騙了于是再次投訴圓通。

之后,快遞員聶某突然造訪家中并要求張某撤銷投訴,張某表示愿意次日聯系客服撤銷投訴,但聶某堅持必須當天撤銷,還到門口嚎哭,于是只能報警。采訪的最后,張某對于網絡上的評論無法接受,他說:“我的快遞損壞了,后來又被騙,進行正當投訴,有什么錯。”

作為日常生活中最常接觸到的服務之一,快遞丟失算是一個常規事件。小編咨詢了長寧區某片區的一位快遞小哥,小哥表示現在快遞丟失一般都是照價賠償,客戶只需要提供價值證明即可。如果快遞員拒絕賠償,那么客戶可以打給網點投訴,網點不受理,可以致電95311,百分百賠付,但他同時也告訴小編,現在的投訴太多了,連續投訴的情況很嚴重,而公司會根據投訴次數征收快遞員的罰款,“投訴第一次不罰款,二次投訴罰500元,第三次就1500元。。。。。。”他希望客戶們首先聯系快遞員,問題解決不了再投訴。

碰到不滿意的服務投訴是消費者的權利,但讓投訴和罰金相接的卻是公司,正如張某在采訪中指出的,真正逼快遞員聶某下跪的,不是自己的投訴,而是快遞公司的管理制度,是過重的罰款。

快遞員實行計件工資,一般來說送一單的價格為1.3元。早上出發上班,什么時候派送完什么時候下班,收班時間一般都在晚上八九點鐘,屬于勞動強度比較大的工種,也不存在加班工資的說法。

基于行業用工人員高流動性和加盟制的特點,快遞總部對基層網點缺乏精細化管理,僅僅通過簡單粗暴的罰款來起到警示作用。“以罰代管”成為部分快遞企業的通病。還有快遞公司透露,如今快遞公司大打價格戰,快遞業務不那么賺錢了,但每年光是靠罰款,能為該公司帶來千萬元的收入。

正如有評論指出,快遞員下跪的背后,是快遞員處在弱勢地位中,沒有話語權,對于高額的罰款沒有拒絕的權利。

其實一般來說,面對惡意投訴,公司首先可以核實事實、固定證據,然后在正規的申訴渠道進行有理有據的申訴,盡最大努力舉證反駁,實在無法解決時,尋求公權力的介入也不失為一個辦法。但以罰代管,一罰了之,是快遞公司偷懶的表現。

事實上,法律對單位的處罰權做了限定,根據《工資支付暫行規定》的相關規定,因勞動者本人原因給用人單位造成經濟損失的,用人單位可按照勞動合同的約定要求其賠償經濟損失。經濟損失的賠償,可從勞動者本人的工資中扣除。但每月扣除的部分不得超過勞動者當月工資的20%。若扣除后的剩余工資部分低于當地月最低工資標準,則按最低工資標準支付。

但在實際生活中,快遞員權益的保障仍然需要更多關注。除了公司以罰代管,不簽勞動合同、沒有社保、考核標準不合理、工作時間長、維權難等仍然是快遞小哥在勞動權益保障方面普遍面臨的困擾。

有數據顯示,自2014年開始,我國快遞業務量連續5年穩居世界第一,超過美、日、歐等發達經濟體總和,快遞員總數量已經突破了300萬人。

因此,加快制定快遞行業的相關法律法規,在保護消費者權益的同時,建立和完善快遞行業管理規范和標準,對企業實行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的獎懲措施,保護快遞從業者的相關權利,才能真正讓快遞小哥不再流淚。

最后,消費者權益當然要保護,但對于無理要求,惡意投訴,快遞公司也可以建立黑名單制度,當某客戶誠信歸零、人品負分,那么就讓他進入不服務的黑名單吧。

有反轉?最該受譴責的是快遞公司啊

基于行業用工人員高流動性和加盟制的特點,快遞總部對基層網點缺乏精細化管理,僅僅通過簡單粗暴的罰款來起到警示作用。“以罰代管”成為部分快遞企業的通病。

文 | 沈 林

這兩天,一個芒果引發的糾紛正在網絡迅速發酵。

上個月,山東廣饒圓通網點一位女快遞員聶某配送芒果時少了一個,客戶張某表示不再接受圓通快遞的服務。為了賠償客戶,聶某提出“少多少個補多少個”,但對方表示芒果是越南進口的,當地根本買不到,因此拒絕了聶女士。隨后,聶某提出以兩到三倍的價格賠償仍遭拒絕。后來,聶某從網上購買了一箱芒果并以郵政快遞的名義送給了客戶,客戶得知后接受了芒果,然而仍然4次投訴聶某,導致圓通公司扣除了聶某兩千元的工資。

這件事到這里還只是普通的社會新聞,真正讓網友們興奮起來的,則是當地派出所民警出警后所表現出來的正義感。

6月10日晚,由于擔心客戶再次投訴會被開除,聶某騎著電動車來到客戶家中請求原諒。但客戶卻認為聶某的行為給自己的生活帶來了不良影響,隨后再次向圓通投訴還撥打了110報警,稱有人在家中鬧事。

民警王海港到現場后,發現聶某在門口哭泣。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后,這位民警為快遞員開具了一紙證明,不僅硬核,而且充滿正義感。

在這張證明中,王海港不僅講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,還向圓通公司提出三點建議,也正是因為這三點建議,王海港一下子成了網紅。

王海港建議圓通快遞:

一、對這種犧牲公司員工尊嚴換取的所謂惡意投訴的“諒解”,不要也罷!建議將張某某及其家人列入公司服務永久性黑名單;

二、退還聶女士因遭受惡意投訴被扣除的2000元工資;

三、對聶女士這種寧肯犧牲個人尊嚴也要維護公司聲譽的優秀員工,應當樹立榜樣和典型,給予表揚和獎勵,并加以重點培養。

證明最后還寫道:“以德報怨,則何以報德?維護社會公平正義,倡樹社會正能量,是我們共同的責任!”

隨后,圓通總部回應表示:“我們既對客戶負責,也對員工負責,堅決抵制惡意投訴,絕不讓業務員流汗又流淚。”

而在《齊魯晚報》對張某的采訪中,我們又拼湊得到了更多的信息。

張某表示他的母親在網上參加活動得到了大約四個芒果,但去網點取快遞時發現箱子已經被打開,而且芒果少了一個,于是他進行了第一個投訴;后來網點答應賠償一箱芒果,他也同意了,但是因為此前網上買花也是圓通送的,把花弄壞了,因此他對圓通的服務質量感到不滿,要求用其他快遞服務郵寄。過了幾天他收到了“中國郵政”的快遞包裹但核實后發現這并不是郵政發出的快遞,他感到自己被騙了于是再次投訴圓通。

之后,快遞員聶某突然造訪家中并要求張某撤銷投訴,張某表示愿意次日聯系客服撤銷投訴,但聶某堅持必須當天撤銷,還到門口嚎哭,于是只能報警。采訪的最后,張某對于網絡上的評論無法接受,他說:“我的快遞損壞了,后來又被騙,進行正當投訴,有什么錯。”

作為日常生活中最常接觸到的服務之一,快遞丟失算是一個常規事件。小編咨詢了長寧區某片區的一位快遞小哥,小哥表示現在快遞丟失一般都是照價賠償,客戶只需要提供價值證明即可。如果快遞員拒絕賠償,那么客戶可以打給網點投訴,網點不受理,可以致電95311,百分百賠付,但他同時也告訴小編,現在的投訴太多了,連續投訴的情況很嚴重,而公司會根據投訴次數征收快遞員的罰款,“投訴第一次不罰款,二次投訴罰500元,第三次就1500元。。。。。。”他希望客戶們首先聯系快遞員,問題解決不了再投訴。

碰到不滿意的服務投訴是消費者的權利,但讓投訴和罰金相接的卻是公司,正如張某在采訪中指出的,真正逼快遞員聶某下跪的,不是自己的投訴,而是快遞公司的管理制度,是過重的罰款。

快遞員實行計件工資,一般來說送一單的價格為1.3元。早上出發上班,什么時候派送完什么時候下班,收班時間一般都在晚上八九點鐘,屬于勞動強度比較大的工種,也不存在加班工資的說法。

基于行業用工人員高流動性和加盟制的特點,快遞總部對基層網點缺乏精細化管理,僅僅通過簡單粗暴的罰款來起到警示作用。“以罰代管”成為部分快遞企業的通病。還有快遞公司透露,如今快遞公司大打價格戰,快遞業務不那么賺錢了,但每年光是靠罰款,能為該公司帶來千萬元的收入。

正如有評論指出,快遞員下跪的背后,是快遞員處在弱勢地位中,沒有話語權,對于高額的罰款沒有拒絕的權利。

其實一般來說,面對惡意投訴,公司首先可以核實事實、固定證據,然后在正規的申訴渠道進行有理有據的申訴,盡最大努力舉證反駁,實在無法解決時,尋求公權力的介入也不失為一個辦法。但以罰代管,一罰了之,是快遞公司偷懶的表現。

事實上,法律對單位的處罰權做了限定,根據《工資支付暫行規定》的相關規定,因勞動者本人原因給用人單位造成經濟損失的,用人單位可按照勞動合同的約定要求其賠償經濟損失。經濟損失的賠償,可從勞動者本人的工資中扣除。但每月扣除的部分不得超過勞動者當月工資的20%。若扣除后的剩余工資部分低于當地月最低工資標準,則按最低工資標準支付。

但在實際生活中,快遞員權益的保障仍然需要更多關注。除了公司以罰代管,不簽勞動合同、沒有社保、考核標準不合理、工作時間長、維權難等仍然是快遞小哥在勞動權益保障方面普遍面臨的困擾。

有數據顯示,自2014年開始,我國快遞業務量連續5年穩居世界第一,超過美、日、歐等發達經濟體總和,快遞員總數量已經突破了300萬人。

因此,加快制定快遞行業的相關法律法規,在保護消費者權益的同時,建立和完善快遞行業管理規范和標準,對企業實行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的獎懲措施,保護快遞從業者的相關權利,才能真正讓快遞小哥不再流淚。

最后,消費者權益當然要保護,但對于無理要求,惡意投訴,快遞公司也可以建立黑名單制度,當某客戶誠信歸零、人品負分,那么就讓他進入不服務的黑名單吧。

时时彩可以合买的平台